首页 >> 特色专栏 >>走近班组 >> 跃进坑机电组:会泽矿山的“机头机尾”
详细内容

跃进坑机电组:会泽矿山的“机头机尾”


二零一五年七月,工作调动,让我有幸来到了跃进坑机电组,初来乍到的我,面对陌生的面孔,年龄参差不齐的同事们,有些不安。从经营组到机电组,隔行如隔山,对于文科专业毕业的我,心情是忐忑的……

我走进了机电组办公室,印象中搞机电的同事,应该都木讷死板、斤斤计较又不懂风情,五秒的迟疑之后,招呼我的是原机电组组长黄昌刚,黄工中等身材,不胖不瘦,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浅浅的笑容,和蔼的表情。听同事们介绍,黄工1985年工作,人生最火热的青春都献给了矿山,献给了驰宏,献给了机电行业,他的工龄比我年纪都大,30多年艰苦奋斗、兢兢业业、恪尽职守,让我顿生敬佩之意。黄工为我介绍了跃进坑机电组成员及各自负责的工作领域,从陌生到熟悉,我们畅所欲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性格让我很快就融入了集体。

我的岗位是物资材料采购计划员,负责拟定跃进坑材料物资计划工作,同时协助材料副组长何利昆管控跃进坑材料物资成本。何利昆,我的师父,机电组的又一资深人物,他的职场生涯,和会泽矿业跃进坑从未断开联系。何师对我们关怀备至,值得一提的是,他的幽默风趣,让人心旷神怡。他是物资材料方面的老师傅,哪怕一颗螺丝钉,他都能长篇大论、娓娓道来。他的负责和对工作的执着,除了敬佩,对于我更多的是满满的感动。面对机电专业人员缺乏、管理涉及面广等困难的机电组,工作强度不言而喻,有一段时间,每天我们下班最晚,为同心协力做好基础管理和现场管理任劳任怨。夜幕开始降临,我们依然精神抖擞,有一次,凌晨两点,我们才坐在了回家的车上……到家后,师傅把我们一个个都送到家,而他,是最后一个踏进家门的人。这就是何师,温暖到让你情不自禁想到自己亲人的老师傅。


杨正明,机电组的又一超人,他1991年10月参加工作,拥有电气助理工程师职称,又是跃进坑电工首席技师。工作中,他一丝不苟,绝不将就,主板、线路千丝万缕的关系,唯有他能管控自若。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他还能变废为宝,想方设法为单位修旧利废工作发光发热!只干不说,有着实干精神的他,春夏秋冬,昼夜变换,与星星为伍,和晨曦相伴,他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对矿山的热爱,对会泽矿业大家庭的执着!杨师还是个极其温暖的人,在机电组,工作需要,废寝忘食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饥肠辘辘时,像极了神奇的魔法师的他,总能“变”出一些让你垂涎欲滴的食物,方便面、火腿肠、小面包、沙琪玛……填饱肚皮的那一瞬间,幸福极了!


90后黄茂祥,我们都亲切地叫他“小黄黄”,他2013年7月开始工作,毕业于广西桂林理工大学机械专业,负责跃进坑机电组全面管理工作。起初认识他,他的弱不禁风总是让你不得不怀疑机电组高强度的管理工作他是否能吃得消,然而最终,是他的耐心和这个年龄少有的沉稳征服了我,记得那一次,由于我的粗枝大叶,加之电脑故障,加工件的设计图纸不慎遗失,生产需求迫切,机修加工厂急需加工图纸才能生产,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本以为他会大发雷霆,狠狠的毫不客气。然而,我又一次被集体的温暖包围了,他耐心细致地教我如何使用CAD制图,从快捷键的使用到图纸尺寸的设计,每一步骤都细致耐心地讲解着,让我忘记了深深的自责和不安。


“小黄黄”是机电组的“数据库”,任何与设备有关的东西,他都能信手拈来。有一次,我问他:“小黄,你累吗?”他淡淡地微笑着说:“地球人有谁不累,累并快乐着!”


是啊,酷爱才追求,热衷才坚持,跃进坑机电组的同仁们,谁不是如此?采矿、钻探、掘进、斜井、竖井、平面运输……只要属于设备,他们都倾注了太多的心力和劳力,设备是本,没有“机头”和“机尾”,没有设备的正常运转,哪有跃进坑产量的平健稳步,跃进坑矿山建设的“机头机尾”们在用他们的热情和汗水浇灌着会泽矿山这朵娇艳的花朵,他们热情似火,他们青春无悔!(王水琴)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