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农民父亲

我的父亲,地道的农民,今年75岁,中等身材,满脸布满了被岁月雕琢的皱纹,佝偻的腰,却仍然保持着辛勤劳动、多做事少说话的习惯,田间地头经常见得到他的身影,虽然农村的生活已经改善了许多,子女提供的衣食已然足够他和母亲享用,可他朴实的习惯却依然没有改变。

记忆中年轻时的父亲是个值得信赖的人,包产到户之前父亲是生产队队长,领导着全村30多户人家田地种植。一年四季种植水稻、小麦、玉米、苦荞、白薯,从来不会错过季节,种植、施肥、除草,人力安排、秋收、分配等琐碎的工作,只有会计和父亲俩人在管理,尽管生产管理人员少,但每年的生产组织他们都打理得井井有条,保障每户人家有饭吃。

在农村虽然没有什么大事,但邻里之间因家长理短、兄弟分家、田边地角、房前屋后的争吵还真不少,每当有争议时,总少不了请父亲出马协调解决,可以说父亲是当年全村人最信得过的人,父亲在村里做这么多事,不是父亲有多少文化,有多大的能力,而是因为父亲全心全意为村里服务,为人公道正派,赢得了大家的信任。当时不懂父亲为什么要这么做?在今天看来,我的父亲是在用实际行动践行全心全意为村民服务的宗旨。

父亲是家庭和谐的音符。我家有兄妹6人,小时兄弟姐妹在一起打闹玩耍,常伴有木屑和石头飞过,加上母亲的唠叨,难免产生家庭小摩擦,每当这个时候,只要父亲出现,不用言语,所有的不愉快就会烟消云散。

包产到户后,父亲也不再是队长,但他的热心肠仍然在影响着大家,村子里娶亲嫁女,父亲一定是他们心目中掌勺的大厨,只要村里人开了口,无论农活有多忙,总要腾出时间去帮忙,吃着父亲亲手做的可口饭菜,听着同学不停赞赏父亲的手艺,我们姊妹之间那小小的虚荣心得到极大地满足,觉得父亲真了不起。记得2011年春节,我从澜沧回家过年,刚巧,有个表姑父去世,我在家呆了三天,就只看见父亲一眼,我说:老爸,您都是70岁的人了,别再那么辛苦,有些事要放手给小辈去学做,父亲说:“答应别人的事怎么能半途走人呢!”

父亲还是个爱学习的人,由于改革放开,村子养殖家禽的数量增加,到集市交易家禽的人也越来越多了,家禽瘟疫也随之而来。为了避免损失,父亲就向学兽医的女儿虚心学习,掌握了预防瘟疫、常见病处理知识。村子到周边最大的集市磨黑镇有 10多公里的路,交通又不便,为了方便村民用药,父亲就在家里备了许多兽药,邻里、乡村有需要的,父亲都有求必应。

父亲是个善于分享的人,2012年秋天,姐姐送女儿到天津读书,借机也带上父亲、母亲到北京、上海旅游。回到家后,他满腔热情请来了亲朋好友,分享爬长城、坐火车、坐飞机的感受,品尝着各地带回来的土特产,看着叔叔、伯伯、婶婶们高兴的样子,父亲也高兴得像个小孩子一样。

现在父亲年纪大了,他也成了我们姊妹的牵挂,虽然已是75岁高龄,还是那么勤恳,即使生病,只要能动,也舍不得休息,不愿意到医院看医生,遇到不顺心的事情也不讲,就怕父亲把小病忍成大病,每周五晚上20:00点打电话询问父亲生活、身体情况,成了我与父亲未成文的约定。

父亲虽然没有做出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但他用实际行动对我们姊妹6人进行了言传身教,把他的大公无私、诚实可信、助人为乐、热情好客、勤劳纯朴的做人道理毫无保留地进行了诠释,一生受益匪浅!(张美玲)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