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专栏 >>我的家风家规故事 >> 父亲留给我的“财富”
详细内容

父亲留给我的“财富”

我的父亲是个地道的农民,他出生在上世纪20年代,没有进过一天学堂,解放前给地主当长工,13岁就跟着马帮到处颠沛流离,历尽艰辛、吃尽苦头。解放后,父亲加入了党组织,从50年代到80年代有近30年的时间里,一直担任大队党支部书记或大队长,现在来说就是“村官”。父亲离世的时候,虽然没有给我留下物质财富,但父亲的精神、品质、豁达一直感染和影响着我,他对我的谆谆教诲和言传身教让我终身受益,成为父亲留给我的宝贵精神财富,每当想起父亲,心里总是充满深深的敬意。

父亲是个耿直的人。他心里藏不住话,有啥说啥,他当村干部的时候,经常和党员、干部在一起讨论工作、交换意见,自己对工作有什么想法和主张或者对别人有什么想法和看法他都直言不讳的、诚恳的讲出来,有时甚至会为某个问题与别人发生争论,但都是出于公心和对工作负责,争论过后不管是别人的对错,还是自己的对错,父亲从不记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

父亲是个热情的人。无论村里谁家有什么大事小物,他都要问问看看,比如,婚丧嫁娶、生病住院、孩子上学等。尤其是分家、分地、吵架等家庭和邻里纠纷,只要他知道后都主动去劝说、调解,村里的乡亲遇到此类事情也都要请父亲去主持公道,父亲从来不嫌麻烦,总是不厌其烦的关心帮助乡邻。

父亲是个无私的人。他当村干部,从来不考虑家庭和个人的利益,每天早出晚归,为集体的事奔波着、操劳着,家里的事从来很少过问。那时,每年到了秋季村上分洋芋、包谷等粮食,父亲主持分配,他总是先让乡亲们挑捡好的,最后才轮到我家。80年代初,土地包产到户,父亲主持分土地,他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家的利益,而是如何把好的、差的土地搭配均匀,让乡亲们满意,他带领其他村干部走遍每一块地,反复商量如何把肥地和瘦地、平地和坡地搭配好,从不偏袒任何人,更不为自家谋取任何私利。

父亲是个能吃苦、敢担当的人。七十年代农业学大寨,他带领乡亲们兴修水利,每天起早贪黑的干,遇到苦脏累险的活计,他总是做在前。记得公社修水渠,分给我们大队的是一段要从山腰经过的地段,需要在山腰打炮眼炸石头,这是非常危险的活计,父亲不让别人去干,他自己系上安全带,再绑上一根绳子,从山顶滑到山腰,一锤一锤地打炮眼、装炸药、安雷管、放引线,点燃导火索后,才叫山顶的人把他往山顶拽,衣服、手脚被岩石刮破。每一次别人都为他担心,但他却是若无其事,用了近一年的时间,在两公里多的半山腰,打了上千个炮眼,炸开一条道,开凿出一条“人工天河”,至今这条水渠还在发挥作用。

父亲是个敢闯敢干的人。七十年代,农村太穷,生活非常困苦。穷则思变,为发展集体经济,父亲大胆的引种苹果树,带领乡亲种下上万棵苹果苗,三年后,苹果挂果,喜获丰收,往外销售,村里一年有了几万元的收入。因这事,村里被树为农业学大寨的先进典型,地区专门组织各地干部到村里参观。为解决村民的燃料和照明问题,父亲派人去外地学沼气,回来在村里建了上百个沼气池,乡亲们用上了清洁燃气,点上了沼气灯。 

写到这里,我不再赘述,我从小在父亲身边长大,关于父亲的点点滴滴至今还历历在目,父亲的思想情操、精神品质、工作作风,在我身上起了潜移默化的作用,对我的成长产生了深刻影响,让我终生受益。参加工作后,在工作和生活中,每当我遇到困难,就会想到父亲,好像父亲站在我身后,给我鼓励,激励我前进。(杨庆奎)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