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专栏 >>美文欣赏 >> 我的老师傅
详细内容

我的老师傅

“叫一声师傅,我的老师傅,陪我走过最初的路,像父又像兄……”每当我唱起《我们是一家》这首歌里这句歌词的时候,我总是眼含热泪,饱含深情,因为我也有一个陪我走过最初的路,像妈又像姐的“老”师傅。

我的“老”师傅叫蒋翠芬,是驰宏会泽矿业分公司麒麟坑运输工区四号坑斜坡把钩班的一名女员工。说是“老”师傅,其实她只年长我一个月而已。初见师傅,是在四号坑斜坡上部信号房。队长带我去和我师傅签订师徒合同,走进信号房,一个身材高大的女工吸引住我的眼球。经队长介绍得知,她竟然就是我师傅。师傅朝我真诚且友善地微笑,瞬间打消我心头的忐忑。眼前的她,国字脸,一双睫毛长长的大眼睛忽闪忽闪,高高的鼻梁,厚厚的嘴唇,带着点野性的美。签订完师徒合同,师傅领着我乘罐到斜坡脚的下部信号房当值。平时一向慢热的我,那天不知道怎么了,打开的话匣关也关不住,跟我师傅聊过去、聊未来、聊工作、聊生活……纯朴善良的师傅一直微笑地听着,或点头附和,或说上几句。难以理解,我居然生平头一次对初识的人不设防,仅凭一脸真挚的笑就让我对她抛洒真性情,给予连自己都难以理解的信任和好感。而师傅对于我的这份信任和好感回报了同样多的关爱和照顾。后来我看到这样一句话,总觉得特别适合形容我和师傅——“或许是注定的缘分,才让你我一见如故,如此相熟。”

和师傅上的第一班是中夜班,需要离家在四号坑过夜。面对陌生的工作环境和不熟悉的同事,我难免有些惶惶不安。善解人意的师傅看出我的心思,当即带我到她宿舍,安排我住在和她同宿舍却休假在家的何姐床上。接下来一周的中夜班,学完操作的其他时间,师傅带着我熟悉四号坑的环境,认识四号坑的同事。一周工作结束后,我打算把住了一周的何姐的床上用品清洗干净,没想到师傅早就把床上用品清洗出来了,那一刻我由衷感怀师傅给我的如姐姐般的悉心照顾。

还记得那是刚到四号坑的第三轮中夜班,那时候我已经通过师傅的帮助,搬到自己的宿舍,“自立门户”并且能“生活自理”了。一次下中班后,我去提开水,被同去提水的男同事讲的恐怖故事吓得一夜难眠。第二天,师傅看到我精神不济,追问缘由,在了解事情的原委后,她找到那个同事说了一通,大致就是说她的徒弟不熟悉这个环境,不要开这些玩笑吓唬她的徒弟。我师傅如此保护我,仿佛妈妈护儿般,不禁让我对她生出许多依赖。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作为师傅的她,在日常工作中教起操作技术来一点也不含糊,二十年斜坡把钩经验,师傅早已将手中的电葫芦等工具“化百炼钢为绕指柔”了。如何在保障安全生产的前提下快、准、稳地起吊、下放材料,如何在放渣的时候规避渣石过多外泄出箕斗,如何拒绝、纠正不安全行为等等,师傅虽然不善言辞,但身教重于言教,一点一滴巨细无遗地将工作技能传授给我,让我这个笨徒弟,在三个月的师带徒结束后,顺利独挡一面,成为一名合格的把钩工。对待工作认真负责是师傅最让我折服的,受她的影响,我也认真负责地坚守岗位,传承师傅的优良作风,在跟我师傅合作工作的一年中,我们连续数月获得班组安全提渣第一名。

生活中,师傅对我关怀备至。我搬家,师傅在开完儿子的家长会后,匆匆赶来,抬重的家具,收拾杂乱的房间,把我的事当作自己的家事认真对待。我生病的时候,师傅承担起大部分工作,让我安心休养更是常事。更不用说师傅常常带给我的水果和美食,以及往我饭盒里放入一块块她亲手做的腊肉香肠。

我常常感叹这份师徒情缘是多么的奇妙,在我年逾中年的时候遇到这样一位把我当作妹妹照顾、当作孩子呵护的好师傅,是她的善良淳朴让我在这个“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年纪找到正能量,并且真切地感受到真诚和温暖,让我在今后的工作、生活中都能认真虔诚、积极向上。“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很庆幸我遇到这样一位“老”师傅,谢谢你,我的师傅!(韩雨吟)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