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专栏 >>美文欣赏 >> 春日栽花记
详细内容

春日栽花记

翠绿的嫩芽还未攀爬大树的枝干,可人的绿色还未沁染草原,只有雪融化在劲风中,为茫茫大地带来一丝春的气息,这就是草原的春天了。

在这样的天气里,喜得友人赠玫瑰一盆。枝叶缠绕花朵盛开,草原上所有的春意汇集到这一盆小东西上,小小的一捧落在花店培花的制式塑料盆里,友人说,需要给它换盆。

我是没有换过盆的,也不愿做这个脏活。好在友人耳提面命,终于赶着午休时间,拎着一袋子泥土开始换盆。友人在旁指点,“攥住花的枝干把它从盆里拽出来”,赶紧伸手去抓,手上一用力,刺扎得手指生疼,只能哎呦着松手想办法。满屋子转了一圈,寻到块方方正正的抹布,这回可不怕玫瑰的刺了,小心翼翼地挪到橙黄色印着树叶图案的花盆里,再撕片硬纸壳当花铲,一点点往花盆里加土,手一抖,花土就撒了一地一桌子。

然后是浇水。杯中水淅沥沥地浇下去,没压实的土慢慢往下沉,定睛一看,盆中土中间高、左边实,只右边防守空虚——花已然是歪了。忍不住央告起来“小宝贝”“小可爱”地哄它,一边哄一边给花儿正位置、加泥土,生怕它一不高兴掉上几片叶几瓣花。然而终究还是有叶子悄悄地落在抹布上了,摊开细细研究,原来是已经干枯了的,于是由恼转喜,变换几次位置终于把花盆摆好,哼着歌欣赏。

虽然只相识一天,但通过换盆,我自信与玫瑰已经有了情谊,便想给它取个名字。玫瑰俏丽可人,刺也扎手,故起名曰“探春”。又忍不住堆砌词语做首打油诗纪念:

我有玫瑰花一盆,花舒枝繁甚喜人。

日头高悬勤勉种,收得三月一捧春。

花是好花,诗嘛恐怕和薛蟠的“嗡嗡韵”有的一拼,我也不管,只看着探春端端正正地摆在办公桌的隔板上,心里就欢喜得很。花开得那样的好,叫我如何不开心呢?没有一会儿几个同事路过,探头进来夸几句“好花好花!”,顿时更得意了,嘴上还要谦让。

几个同事和友人都去午休,办公室静悄悄地,然此时此刻一人一花,倒也自得其乐,虽地处偏僻却颇有采菊东篱之感,可浮一大白。(李晓靥)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