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传 承

在分公司职代会现场拍摄时,职工代表宣读先进集体及个人表彰决定环节,念到“和谐家庭”的获得者居然有我和汪杨的名字时,我愣了会儿神,吐了吐舌头,扛住摄像机继续拍摄,只是,躲在摄像机后面的我,激动得鼻子有点酸,眼眶也湿润了,我想念老韩师和张老师了。

老韩师是我的爸爸,一个善良忠厚的实诚人,也是会矿的六九老工人;张老师是我的妈妈,一个才华横溢的热心人,也是矿山子弟学校的老师。37年前,妈妈带着我从镇雄到矿山子弟学校任教,和爸爸团聚,随行的还有我的外婆。

外婆年少时是家里的重劳力,长年的辛苦劳作,三十多岁时罹患类风湿性关节炎,到了老年,风湿病加重,几乎瘫痪了。靠拄双拐行走的外婆,只能在家附近方圆百米的地方活动。那年月物资匮乏,生活困难,我家买不起轮椅,爸妈心疼行动不便的外婆,爸爸就找了些淘汰的钢铁材料,买了弹子盘,向同事讨教咨询,请同事协助帮忙,终于给外婆做了一个带有方向盘的轮椅。从此,在矿山总能看到我们在轮椅后面控制速度,外婆坐在轮椅上掌握方向的光景。

严重的类风湿,导致外婆双手肿胀变形,除了日常吃饭喝水,洗手洗脸之外,其他生活很难自理。从端水端饭,到穿脱衣服;从洗脚洗澡,到擦拭污物,事无巨细,爸妈都悉心照料。原本就很注重仪表的外婆,在爸妈耐心细致的照顾下,哪怕瘫痪多年依然衣着整洁,头发顺溜。常言道“久病床前无孝子”,可打从我记事开始直到外婆去世的十多年里,爸妈从无怨言,把外婆的生活安排得井井有条,尽到做儿女的孝道。乌鸦反哺、羔羊跪乳,父母的言传身教,使我自幼就懂得心疼和照顾外婆,而我也传承了“百善孝为先”这个“传家宝”。

繁重的家务、生活的压力没有影响我爸妈对生活和工作的热情。三尺讲台上的张老师严厉、认真,私下却是学生的知心朋友。“人生交契无老少”,学生中不乏找她聊心事的。热情的她和同事的相处也是其乐融融。工人岗位的老韩师,幽默、沉稳,对工作负责任,为人实诚,待人和善,善良的他和同事相处总是亲如兄弟。在我的记忆里,爸妈从来没和邻里红过脸。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周围邻居,朋友小伴,谁家有事都有爸妈帮忙的身影。潜移默化,我也渐渐长成了他们那样热心善良、乐观坚强的大人。

当年的矿山,爸妈对外婆的孝顺有口皆碑,而爸妈的古道热肠也是朋友、邻里交口称赞的。或许正是因为这些原因,我们家连续数年被评为“五好家庭”。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未曾想,多年后,他们的女儿也得到这份殊荣。这份殊荣于我而言是传承,同时也唤起我对天堂父母最深切、真挚的怀念,怀念他们留给我的这些受用一生的宝贵“财富”。

( 韩雨吟)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