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色专栏 >>走近班组 >> 上天入地“特种部队”
详细内容

上天入地“特种部队”

在彝良驰宏机修动力厂有那么一群人,他们可能谈不上优秀,但他们又确实是优秀的代表。他们身处基层,什么事情都冲在最前面,一个个工作故事说起来像动听的乐曲,一幕幕工作场面铺展开来就是优美的画卷。他们是谁?他们就是机修动力厂的检修工序。谈起检修工序,知道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说那是一个很牛掰的班组。有人用这样一句话来形容他们:“上天入地,特种部队。”

上天——高空作业


上天,指的是就是高空作业。检修工序这方面的工作有很多。他们架设了彝良驰宏35KV、10KV等数条高压线路,还负责线路的巡查检修。架设高压线路的地方多是山高路险,鲜有人迹。爬杆子架线检修,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的,有的人只是敢想不敢上,有的师傅刚刚上杆子的时候,很害怕,风一吹就抱着杆子,不敢动。检修工序的师傅们那都是敢想敢干。工序里的刘姓师傅拍着胸脯说:“我不害怕,30米、50米的杆子,只要防护措施做好,我心里都有数的。”

2016年3月,机修动力厂协助选矿厂改造铅浆溢流管高架。高架从选矿厂磨浮段至浓密池,需要先用工字钢支出框架后,再在上面搭薄钢板,这就必须有师傅沿着框架爬到最前面垫薄钢板。磨浮段厂房比浓密池高出8米多,在钢架上移动,师傅得趴坐着,两只手手牢牢抓稳钢架。移动安全带的时候,小心地俯下身子,整个人都贴在钢架上,把安全带扣挂到手指上,沿着钢架一点点地移动,直到合适的地方扣好安全挂扣,脚踩实了,才能缓缓起身开始工作。

彝良驰宏大门口的宣传广告牌,是彝良政府建设的,彝良驰宏负责维护保养。为了迎接2016年——彝良驰宏成立60周年盛典,检修工序加班加点对其进行维护。宣传广告牌由钢铁搭建而成,容易生锈,维护要做的事情是清除铁锈,刷漆防腐等。

广告牌立柱刷漆很艰难,上面没有可以站立的地方,也没有可以放工具的地方,师傅们只能一只手提着油漆桶,一只手拿着漆刷挂在晃悠悠的绳梯上工作。风一吹,绳梯晃得人发晕,手里的油漆桶也晃得慌,师傅们只能提半桶漆。换漆的时候,空中的师傅用个绳子吊着漆桶放到地面,在地面的师傅给添上漆,再缓缓提上去接着刷。对于空中刷漆的师傅看不到的地方,地面的师傅喊,空中的师傅扫除死角,就这样在喊声中刷完了整个广告牌。有意思的是,竟有人跑来找师傅们唠嗑,询问价钱,打算请师傅们回家做活,引来师傅们一阵自豪的哄笑。

入地——井下焊接排水管


入地,指的是井下排水管道焊接。毛坪矿井下的排水管道都是检修工序的师傅们安装的。去年5月的时候,检修工序在490中段安装排水管道。正值雨季,井壁上非常潮湿,各种工程建设还未完善,巷道顶上的积水砸到地面,与地面的泥土混合,又湿又滑。师傅们下井穿的绝缘靴,踩着泥泞前行,脚下越来越黏,黏得师傅们脚都提不起来。步履跄跄停停,走得极为艰难。可就算再艰难,师傅们还得安装排水管道呢,排水管道多安装在巷道地面两边的沟道里,非常低,要躺在泥坑里才能完成工作。

“不会觉得脏,躺不下去吗?”

“习惯喽,没管着!”

从井口往下,越走温度越高,空气里布满躁动的灰尘。师傅们走了半天,浑身是汗,空气温度高,身体的热量散不出去,闷得师傅们头晕沉沉的。师傅们闷得受不了,几个人找个风口轮换着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再接着干活。

“特种部队”范


检修工序的员工休息室非常整洁,在“5S班组”建设后,更是越来越好。走进检修工序的“职工小家”,温馨整齐的布置让人眼前一亮。右侧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巨大的“全家福”。全家福里,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全家福的正下方还整齐地排放着10余个文件夹。随手翻开一本班组思想文化建设管理台账,上面记录着班组每周开展政治学习的时间、参加人员的姓名、学习内容以及讨论发言情况。左侧是他们的荣誉墙,摆放着荣获冶金集团、驰宏锌锗“先进班组”、“青年文明号”、“模范职工小家”的牌匾等。

荣誉墙的下面摆着许多个人柜子,柜子被擦洗得锃光发亮,上方整齐摆放着的安全帽像是等候检阅的士兵。柜子的最上面贴着一排姓名笺,这是他们早上开晨会的位置,他们的位置都是定好的,每个人都不会错,减少开晨会站队用的时间。右手边是自制的挂在墙上的柜子,从下往上,依次摆放着师傅们的杯子,喜欢看的杂志、报纸和常用的工具书。几本《焊工手册》倚靠在那,被翻得有些旧了和另几本工具书遥相呼应,似乎是在比较,看谁更有岁月感。

检修工序努力营造“一岗多责、终身学习、知识技能共享”的学习氛围。开展多种形式的安全知识技能比赛,提高员工安全知识和技能。以“五小”项目、QC活动、职工创新创效等活动为载体,从硬件配置到经费资助,从项目推荐到成果推广,创建五星班组。他们开展的“矿用槽钢和工字钢拱形支架液压冲击成型装置”、“铁皮风筒制作”等项目受到上级单位认可,也提升了班组员工的专业管理技能。

后记


检修工序不仅能够上到空中作业,下到井下焊接排水管道,他们还承担着全公司各类非标加工件的制作和大型设备的安装等工作,特别是公司的“急、难、险、重”工作。所以有人说他们是“特种部队”。他们的故事,像一首歌,游走在矿山的每一个角落;像一盅陈酿浓香,绵远悠长,越咂摸越有味儿。(岳曼)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