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年味儿

我的爷爷、奶奶是北方人,虽说移居云南已经几十载,依旧改变不了根深蒂固的北方习俗。每年过年,我家的传统,就是三十的晚上,一定要包全家饺。三十晚上,吃过晚饭后,奶奶总会立马把餐桌收拾干净,这边利索的开始和面,那边就让爸爸把肉剁好,拌肉馅。洗干净的韭菜、白菜和芹菜放在菜板上,妈妈开始切菜。厨房里和菜桌上噔噔噔的剁肉声和嚓嚓嚓的切菜声好像构成了厨房进行曲一样,让人听着无比惬意。我和爷爷洗洗手,围坐在餐桌边,等着包饺子。奶奶麻利的将面块揉成条状,左手揪成面块,右手拿着擀面杖跟上,熟练地重复着擀面的动作,一转一翻,一块圆圆的饺皮就成形了。大家跟着奶奶的节奏,拿起擀好的饺皮开始包饺子。奶奶的动作很快很熟练,一个人擀出的饺皮,可以供给4、5个人来包。虽说是一家人,可这包出的饺子却各有特色:爸爸爱吃肉,包出的都是“大肚子”饺子。妈妈喜欢“凹造型”,包出的统一都是凤尾饺。爷爷最省事,两只手把饺皮捏在手里大指头用力一按,一个饺子就好了,他的速度最快。而我,只会包有褶子的饺子,所以,我的速度最慢,饺子最小,一看就是这个饺子比赛中的娃娃饺。

一家人边说笑边包,一会比比看谁包的多,一会比比看谁包的好看。就在我们比较的时候,奶奶擀完了面片,悄悄拿起一枚洗干净的一元钱硬币包在一个饺子中,谁吃到那枚包有硬币的饺子,就好运一整年。这边刚包好一屉,上一锅饺子已经出锅了。大家按照自己的喜好调好沾酱,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边吃边笑,其乐融融。那边只听哎哟一声,爸爸咧着嘴把硬币夹在筷子上炫耀:“今年是我吃到了噢!”,伴着新年的钟声,我们一起抬起酒杯,碰碰杯,希望沾沾爸爸的好运和福气,幸运一整年。

虽说全家饺不是皮薄肉鲜十八个褶儿地精致和美味,但那也是我记忆中最美味和最珍贵的年味。奶奶常说:“一家人年三十,包顿饺子有乐乐!”是啊,现在城市生活的便捷和快速已经让传统家味暗淡了许多,对于食材和菜肴的渴望,在一定程度上都能得到满足。年夜饭吃点好的,好像也不如以往那般有盼头和吸引力。物质的丰富和精神的富足,让我们渐渐遗忘了私房家传味道的可贵。年夜饭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吃得好、吃得贵都没有什么固定的意义,重要的是能够跟家人团聚在一起,欢庆一年圆满结束,迎接新年到来。不管家传年夜饭的保留菜品是什么,那就是我们应该珍惜的家传年味儿。就跟我记忆中的全家饺一样,那就是千金不换和天下独一的美味。不是饺子有多好吃,也不是饺子有多高档,因为这个过程让家里的每一个人很愉快,很享受,并能乐在其中。那是一家人一起动手的乐趣,更寄托着一家人对美好生活的期盼。(陈萌)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