详细内容

“勤”字当家

“勤”字当家

勤俭

我的童年是在农村度过的,回想起童年往事,最快乐的莫过于去外婆家了。因为每次到外婆家,都能吃到外婆用小茶罐煮出来的香喷喷米饭。我的老家习惯吃炕茶。炕茶用的小土罐,每当我们兄妹三人来到外婆家,就会被外婆装进一把米,加上一点水,放在从火塘中扒出来的炭火上,慢慢转动烤着。等菜上桌,那小茶罐中的米饭也散发出香喷喷的味道了。看到大人们碗里吃的是苞谷饭,而我兄妹三人吃米饭,我好奇就问外婆为什么不吃米饭,外婆说她的肚子吃惯了苞谷饭,不习惯吃米饭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才知道在那个年代,米非常金贵,五斤苞谷才能换得一斤米,小小的土茶罐里装满了外婆爱。

长大之后,有一次去看望外婆,老远就看见外婆坐在门口全神贯注地缝补着什么,走到外婆面前,我一看是一个很普通的塑料袋子,我劝外婆别补了,现在这种袋子到处都是,破了就丢了。外婆一听可不高兴了,她说:“老话说得好,一天省一把,十年买匹马,你们如今在外要学会过日子,只有在日常生活中精打细算,才能油盐不断。”外婆在年满一百岁那一年离开了我们。每当想起外婆,就会想起她的“勤俭”经,这是她留给我们子孙后代的一笔宝贵财富。

勤劳

儿时由于父亲在外地工作,家庭的重担都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平时要参加公社的生产劳动,每天劳动完了还要照看我们三兄妹。直到分产到户之后,俗话说:“人懒地长草,人勤地生宝。”母亲一个人种的庄稼不但收成好,每年都宰一头壮牛让村里的人羡慕不已。随着“农转非”,母亲带着我们三兄妹来到四矿后,单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难以养活一大家人。母亲摆过地摊、卖过菜、装卸过焦炭……最苦的是到乡村集市上摆摊。早上天不亮,母亲就起床将各类百货搬上拖拉机,为了节省钱,母亲就坐在拖拉机车斗满满的货物上,摇摇晃晃颠簸着到乡村集市上摆摊。母亲不识字,却能把帐一下子就算好,晚上披星戴月回到家时,还没吃晚饭。即使这样,母亲从来没说过一个“苦”,没叫过一声“累”,因为在母亲看来“勤劳”是一个女人的本分。在母亲的操劳下,我和哥哥都读了矿技校,有了稳定的工作。

勤学

工作之初,我被分配到公司产品铁路运输中转站。两条永不交集的铁轨上孤零零地停放着几节火车货厢,由于地处偏僻,很多年轻人来了又都走了。虽然条件艰苦,但想到母亲每天的辛劳,我没有消沉,反而觉得这是锻炼人和学习的一个好地方。我除了上班,其余的时间都用来读书,晚上就到城里上夜校,学习计算机,参加自考等各种考试。而那两条铁轨,也载着我走南闯北,外面的世界让我大开眼界,通过我的“勤奋”努力学习,让我变坚强。

如今我是运输分公司绩效管理员,自从者海老厂关停后,曾经机器飞转、灯火通明、人来人往的厂区,突然变得空荡荡的,厂房中墙皮剥落,机器停转。者海的灯光照着更多的驰宏人走向了更远的地方,而我们一家却留在了者海。女儿常常问:“妈妈,你为什么不在曲靖工作啊,那样我就能到曲靖读书了!”我就给她讲外婆的“勤俭”、母亲的“勤劳”和我自己的“勤奋”,在遇到困难和挫折的时候,我们家几代人都用一个“勤”字来解决。女儿听后,不再嚷嚷要到曲靖读书了,她说:“妈妈,我也要向你们一样,靠自己的努力,用自己的“勤学”考到北京读大学,走出大山……”女儿的话,让我再一次感谢“勤”字家风,让我们家一代又一代受益无穷!

困难面前,“勤”字当家。任何时候都没有一帆风顺路,只要勤于迈开脚步,就没有到不了的远方(马菊芬)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